古代的防疫與疫苗
2020/2/10 14:16:44 來源︰本站原(yuan)創 編輯︰梁彥(yan)
   分享到(dao)︰

 

  中國古代習慣(guan)將疾病稱為(wei)“疾疫”,其中“疾”是普通的、一般(ban)不具傳染性的疾病,“疫”指流行(xing)性傳染病,這種分法符合現代醫學的觀點(dian)。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報告(gao)指出,危害人類(lei)健(jian)康最嚴重的疾病有48種,其中屬于傳染病的就有40種。相比而言,“疫”比“疾”bei)膳pa),它每次大規模發生都(du)會給(gei)人類(lei)造成(cheng)嚴重災難,中國自商周時代起到(dao)近代,有文(wen)字記載的疫情頻頻發生,其中大疫至少有500次,多次出現“白(bai)骨露于野,千(qian)里無(wu)雞鳴(ming)”的悲慘景象。
  在與疫病作斗爭的過程中,人們(men)發現可以通過有限度的主動感染方式(shi),使(shi)人體對某(mou)種傳染病產(chan)生特(te)異性免疫功能,從而避(bi)免疫病的發生。東漢王充在《論衡》中提出“夫(fu)治風用風,治熱用熱,治邊用密丹”,他將這種方法稱為(wei)“以類(lei)治之”,通俗一點(dian)兒說也(ye)就是以毒攻毒,這種治療思想在中國最早的醫學著作《dou)頻di)內經(jing)》中就有闡(chan)述,《dou)頻di)內經(jing)》認為(wei)治病要用“毒”藥,沒有“毒”性的藥治不好病。
  雖然huai)糯娜嗣men)對疫病的認識dou)huai)十分有限,難以從機理上(shang)全面揭示疫病並提出科學的防疫措施,但以毒攻毒的免疫觀仍然具有樸素的科學道理。這是因為(wei),在人的身(shen)體中有一些(xie)先天(tian)性免疫功能,被huai)榻崳wei)人體的“非特(te)異性免疫”,除此之外,還(huai)可以通過一定途徑得到(dao)“獲得性免疫”,它雖不是人類(lei)生來就有的,但通過感染某(mou)種病原(yuan)體或接(jie)種該病原(yuan)體的疫苗可以產(chan)生針(zhen)對該種疫病的抗體,從而達(da)到(dao)免疫功能。
  以毒攻毒的免疫觀是何時開始(shi)應(ying)用于實(shi)踐(jian)的?由于文(wen)字記載有限,這方面的早期臨床探索與應(ying)用men)榭 yi)不得而知(zhi)。最早的文(wen)字記載出現在東晉葛洪(hong)所著的《肘(zhou)後方jian)分校 檬橛置噸zhou)後備(bei)急方jian)罰 侵泄諞徊bu)臨床急救(jiu)手(shou)冊,主要記述了各(ge)種急性病癥及(ji)某(mou)些(xie)慢(man)性病急性發作的治療方法,對天(tian)花、恙(yang)蟲病、腳(jiao)氣病以及(ji)恙(yang) 等的描述都(du)屬首(shou)創。
  《肘(zhou)後方jian)吩賾小爸巫漵歇a犬凡所咬(yao)毒方jian)保 ye)就是狂犬病的治療辦法,其中一個辦法是︰“乃殺所咬(yao)之犬,取腦敷之,後不復發。”意思是,把咬(yao)人的狂犬殺了,把它的腦漿取出來敷在被咬(yao)的地方jian)U庵址椒ㄊ僑嗣men)在長期實(shi)踐(jian)中總結出來chui)模 wei)了不患上(shang)某(mou)種同樣的疫病,人們(men)用搗碎(sui)、研磨(mo)等物理辦法把發病個體的組織、髒器等制成(cheng)“藥物”,其作用相當于原(yuan)始(shi)jia)咼紜BR>  這種辦法雖然原(yuan)始(shi),卻有一定的科學道理。最早制造出現代意義上(shang)狂犬疫苗的是法國微生物學家(jia)巴斯德(de),他領(ling)導的研究小組在十九(jiu)世紀末制備(bei)狂犬病疫苗時,一開始(shi)想采(cai)取體外培養(yang)的方式(shi)獲取狂犬病病毒,但都(du)失敗(bai)了,最後發現在感染該病毒動物的腦組織和脊髓中存在大量病毒,于是設法將其接(jie)種到(dao)家(jia)兔的腦中,經(jing)過處理後制備(bei)出了狂犬病疫苗。
  在古代的各(ge)類(lei)傳染病中,天(tian)花是一種令人談虎色(se)變的病種,它是由感染天(tian)花病毒後引(yin)起的,感染後會出現嚴重的寒戰jian) 呷取 αΑ?吠礎?鬧 ji)腰背部(bu)酸痛chui)戎 矗 ?fu)上(shang)成(cheng)批地依次出現斑疹(zhen)、丘(qiu)疹(zhen)、皰(pao)疹(zhen)、膿(nong)皰(pao)等,有較(jiao)高的致死率。
  在中國早期古籍中把天(tian)花稱為(wei)“虜瘡”,相傳它是由戰俘傳入中國的,最流行(xing)的說法是,東漢初年馬援“擊(ji)虜”,隨後天(tian)花開始(shi)大面積傳播,那次戰爭發生在漢光武帝(di)建武二十年(44年),馬援凱旋回朝後清(qing)查(cha)人數,發現近一半的將士並非死于征(zheng)戰,而是死于“瘴疫”,通常認為(wei)這里的“瘴疫”主要指的就是天(tian)花。以後,天(tian)花又被稱為(wei)“豆瘡”或“痘(dou)瘡”,這是因為(wei)天(tian)花發病時會產(chan)生皰(pao)疹(zhen)、膿(nong)皰(pao),痊(quan)愈後會留下瘢痕。天(tian)花不斷(duan)發威,一直到(dao)明清(qing)時代仍然是致死率shi) 叩牧饜xing)性疫病。明代醫學著作《痘(dou)疹(zhen)世醫心法》記載︰“嘉靖甲(jia)午(wu)年(1534年)春(chun),痘(dou)毒流行(xing),病死者十之八(ba)九(jiu)。”
  為(wei)了應(ying)對天(tian)花肆虐,人們(men)進行(xing)了艱辛的探索。葛洪(hong)在《肘(zhou)後方jian)分芯圖鍬劑肆礁鮒尾∫┐劍 湟皇牽河蒙shang)好的蜂蜜涂抹全身(shen),或者用蜂蜜煮升麻,大量飲用。另一個方法是︰用水煮升麻,用綿蘸著涂抹瘡面,如果用酒浸(jin)漬(zi)升麻更好,但會劇痛難忍。
  但是,天(tian)花作為(wei)烈(lie)性傳染疾病,注(zhu)射疫苗才是最好的方法。中國古代醫學有以毒攻毒的傳統,也(ye)有在狂犬病、傷寒病等方面類(lei)似疫苗方法進行(xing)治療的實(shi)踐(jian),針(zhen)對天(tian)花,人們(men)逐漸探索出了接(jie)種“人痘(dou)”來阻止(zhi)其傳染的手(shou)段。所謂jian)叭碩dou)”,就是用人所感染的天(tian)花病毒為(wei)材料(liao),主動地讓未感染的人接(jie)觸這種毒素,以達(da)到(dao)jiang)tian)花病毒抗原(yuan)體的目的。
  這種方法最早較(jiao)為(wei)簡單,主要有“痘(dou)衣法”(取天(tian)花患兒的貼(tie)身(shen)內衣給(gei)沒有患過天(tian)花的孩子穿上(shang)幾天(tian))和“痘(dou)漿法”(在天(tian)花患者瘡口處用棉(mian)花蘸膿(nong)水等所謂jian)岸dou)漿”塞入被接(jie)種者的鼻孔(kong)里)兩種方法,雖然容易操作,但成(cheng)功率不高,于是人們(men)進行(xing)了改進,又發明了“旱苗法”,將天(tian)花結的痂取下,研成(cheng)細末,用一個彎曲的管子吹(chui)入被接(jie)種者的鼻孔(kong)。但這種辦法也(ye)有缺(que)陷,“旱苗”進入鼻腔後往(wang)往(wang)會刺激鼻qiu)?? shi)鼻腔內的分泌(mi)物增多,造成(cheng)接(jie)種失敗(bai)。
  于是人們(men)又進行(xing)了改進,發明了“ba) 綬 保  dou)痂研為(wei)細末,用淨水或人乳調勻,把干淨的棉(mian)花攤成(cheng)薄片,用棉(mian)花裹著被調好的痘(dou)苗,團成(cheng)棗核狀,用線拴著塞入鼻孔(kong)中,12小時後取出。這種方法的mou)曬Ω怕(pa)矢擼 槍湃俗芙岢隼唇jie)種“人痘(dou)”效(xiao)果最好的方法。
  “人痘(dou)”接(jie)種法很早就在中國開始(shi)了應(ying)用,清(qing)代醫學著作《牛痘(dou)新書》認為(wei)︰“bai)蘊瓶 ﹤洌  險zhao)氏,始(shi)傳鼻苗種痘(dou)之法。”在孫思邈(miao)《千(qian)金(jin)要方jian)分幸ye)有“取患瘡人瘡中汁(zhi)黃膿(nong)敷之”這樣的治療方法記載。不huai) 捎諳喙?竊亟jiao)為(wei)簡略,所以也(ye)有人認為(wei)“人痘(dou)”接(jie)種法誕(dan)生于宋朝。還(huai)有一些(xie)學者認為(wei),明代隆慶(qing)年間寧國府太平jiao)靨tian)花流行(xing),當地的醫師們(men)用“人痘(dou)”接(jie)種法進行(xing)防疫,這才是人類(lei)歷史上(shang)最早將“人痘(dou)”接(jie)種法大規模應(ying)用于臨床治療的標(biao)志。
  即便認為(wei)“人痘(dou)”接(jie)種法成(cheng)熟運用于臨床實(shi)踐(jian)是在十六世紀明朝中葉(ye),那也(ye)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這種辦法拯救(jiu)了成(cheng)千(qian)上(shang)萬人的生命,清(qing)代另一部(bu)醫學著作《種痘(dou)新書》記載︰“種痘(dou)者八(ba)九(jiu)千(qian)人,其莫救(jiu)者二三十耳。”法國哲學家(jia)伏爾(er)泰曾在《哲學通訊》中專門稱贊過中國人的這種偉大創造︰“這是被認為(wei)全世界最聰明、最講(jiang)禮(li)貌的一個民族(zu)的偉大先例和榜(bang)樣。”


  摘自《北京(jing)日報》

万豪牛牛棋牌 | 下一页